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二层天 十二层海

布依崽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独立设计师。 归吾乡土 寻吾人生 致力于传统手工艺术的探寻及记录 并用设计将民艺带入日常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启蒙老师  

2011-05-13 00:5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突然和朋友们聊到一个话题,即将毕业,回忆一下大学四年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老师。瞬间大家都沉默几秒钟,纷纷表示太难回答这个问题。仔细想想,真的要找出一位在我大学生涯人生路途中给我指引导方向解我困惑的老师是一件很难的事。反而觉得这四年一直在自我探索和摸爬中成长。于是心底有一阵凉意涌来,再回忆高中,初中,小学.....都觉得很艰难。突然想起了母亲的一句话:“你是一个不记情的人。”犹如晴天霹雳。于是开始努力拼凑所有回忆来寻找一位十五年前的老人。

       我的美术启蒙老师,是我至今都很怀念的一位老人,至今我还能写出他的名字——石山辉。他是一位在我们当地小有名气的老画家。就住在我家附近,从我家走到他家不到五分钟时间。小时候我家住的是平房,隔壁是教堂,经过教堂以后过了马路再走到巷子的末端,就是石山辉老人的家,我就叫他石爷爷。记得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一个周末我独自在家门口玩耍,过了马路走到了对面的巷子里去,巷子是个死胡同,快到胡同底部有几棵很大的梧桐树,快到胡同尽头时有个岔路口,路口的右边有一个斜坡,斜坡一直往上走就是农田和山丘。而这位老人的家就在岔路口。是一栋二层的楼房,门口有一个水沟,用几块水泥板盖着。左侧是一个斜着的楼梯,可以上从外面上二楼。我一个人走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二楼的走廊上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制作一幅巨大的立体挂画,当时觉得很大,因为比我高很多。出于好奇就跑到了楼上去看他作画,默默不语的看了一下午,后来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又有一个周末。我又独自跑到老人家去看他画画,到他二楼的房间里看到很多哥哥姐姐在学画,墙上挂着石爷爷画的张着血盆大口的国画老虎,姿态各异的孔雀,呼之欲出的鲤鱼荷花。于是又看他教哥哥姐姐们画画,看了整整一个下午,晚上跑回家就给父母说我要学国画,父母一惊,问我跟谁学?我说跟石爷爷,就是巷子里那位。于是父母就在晚上带着我去石爷爷家拜师,后来我才知道,石爷爷和我外公在年轻的时候就认识,她女儿和我妈妈是同学,我们两家算是有故交。石爷爷一看是经常来看他画画的我,就说不要交学费了,只要我喜欢画画,每个周末来跟着他画就行,于是我就这样成了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我跟他学画花鸟画。石爷爷教我很用心,先自己示范一遍,再手把手的教我画,石爷爷温暖粗糙的手握着我的手教我拿笔时,我会有点害怕,但是能清晰的记得他带着我起笔落笔点顿的微妙变化。石爷爷给我留了作业,就是要每天都要坚持画不少于二十分钟的画,所以我的生活又多了一个节目,就是放学回家第一件事是写完作业就开始画画,有时候会太想画画而忘掉了写作业,导致作业拖延到很晚才开始做。记得有一次寒假,老人身体不好,就说让我寒假在家画,然后给我布置了四十张各个姿态的水墨麻雀图,只要我一天画一张纸就够了,一张纸上要有不同姿态的麻雀。一个星期带去他家给他看就行了。可是小时候的我太贪玩,没有完成他布置给我的作业,甚至因为没有画好,害怕被石爷爷批评,过年的时候都没敢去给他拜年。

       石爷爷有两个大画室,一个在楼下,一个在楼上,楼上的画室门口窗台上有一盆碧桃花,画室里有很多巨幅作品,鲤鱼、鸽子老鹰占了相当比例。我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就是楼下的画室,画室摆着两张盖着毡布的大桌子,从窗子进来的光线总是温暖和煦的,就在这里我学跟着石爷爷画画,学习了基础的花鸟画,鲤鱼、葡萄、葫芦、各种鸟类、写意荷花等等。石爷爷的宗旨是画画要勤学苦练,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不要一蹴而就。但是我也背着他悄悄临摹他的孔雀图和粉彩荷花。画室的后面是个小天井,天井里面养了各种家禽、还有一些很少见的禽类,最喜欢的场景就是母鸡带着一窝小鸡在天井里觅食。然而天井里的各种情景都会跃然纸上,成为石爷爷的作品。石爷爷画室里的画一段时间就会换一次,除了巨幅的花鸟鱼虫、梅兰竹菊,最让我欣喜的就是又能看到他画的新的荷花和孔雀,画室里有个花瓶,瓶子里插满了一大束孔雀羽毛,有一次我就把孔雀羽毛和画上的孔雀一一对应寻找,居然发现画上的羽毛形态都能在花瓶中的真羽毛中找到。渐渐到了冬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几次去上课石爷爷都不在家,父母说是因为石爷爷身体不好,后来在我学画后的第二年初春的某个清晨,父亲送我去上学,那时候我刚上三年级,在上学的路上就遇到了石爷爷的女儿(我叫她六嬢)站在路口好像等着我们一样,走到面前时看见六嬢面色很苍白,她告诉我们老人家走了,想专门请我外公去做给他老人做道场。懵懵懂懂的我第一次面对死亡,而且是我很敬爱的一位老师,甚至比自己的亲爷爷还疼我的一位老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去了。

       外公说,家里原来收藏有两幅石爷爷的作品,一幅是在文革以前石爷爷送给外公的水墨禽鸟,因为画面墨色浓郁,在文革的时候被红卫兵认定为“黑画”于是就烧掉了。还有一幅画转交到我手上,是一幅装裱好的鲤鱼荷花扇面,题字是鱼水情深。如今我突然打开这段尘封已久的回忆,才意识到时间飞逝,我的美院生活也即将落幕,今天的我依旧一事无成,愧疚难当。

最后尝试去网上寻找这位老人的片段,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知道石爷爷的身份。

      石山辉(1920.10—1998.3),浙江浦江人。自幼酷爱绘画,16岁就读于国立杭州艺专,师从吴弗之、潘天寿等名家。1938年杭州艺专内迁,石山辉即定居贵州都匀,徐悲鸿抗战期间逗留都匀,专门面授石山辉并以画赠。50年代初期,任都匀一中教员,1961年,被划为旧知识分子,1979年返回都匀城生活。为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擅长花鸟画,所画鸡、鸽、鹰和孔雀等,神韵舒畅,深受画界和收藏家赞许。1952年作品《鸡石图》被齐白石推荐发表于《中国青年》,1956—1957年作品《和平》、《红叶八哥》参加西南三省第一、第二届重庆国画展,并以贵州唯一代表参加北京的全国国画筹展。1989年在都匀举办个展、1992年举办黔南四人联展、1995年参加中国艺术界名人作品展。《和平颂》被民革中央收藏。作品发表在《书画春秋》等刊物。传略收入《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等。

我的启蒙老师 - 布依崽儿 - 布依崽儿的博客

在网上能找到石爷爷的一张作品让我眼泪不禁在眼眶中打转,这不是他最好的作品,但是能让我回想过去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